凤凰卫视《金石财经》访谈:新冠疫情冲击波 亚
发布时间:2020-03-21 21:06     浏览量:

  美国特朗普政府17日宣布经济刺激计划:规模高达一万亿美元而且还向美国公民每人派钱一千美元。规模超过2008年布什政府挽救金融危机。但今天亚太区股市普遍下跌,无力受惠。欧洲大幅低开,道指期货更跌至交易限制。估计美股晚上也会跌。还有欧洲多国也有支撑措施。救巿计划撑不起全球股市,到底为什么呢?

  邢自强:这次金融海啸引发的因素,是疫情的蔓延引起大家对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。所以解铃还需系铃人,最终还是要控制住疫情。需要三管齐下:财政政策、货币政策和更重要的是公共卫生政策,齐头并进相互配合。这几天美联储等于是孤军奋进开足马力,于此同时美国酝酿财政刺激的声音越来越响亮。但大家想要看到的是你怎么把疫情的蔓延控制住,还是要依靠公共卫生政策。例如欧美的隔断措施刚刚开始,它的作用如何大家还在观察。所以要靠这三管齐下,相互配合,不是单靠财政刺激、降息措施就能够完全抚平市场情绪的。因为我们都知道财政刺激,或者零利率,他们都不是疫情本身的解药。

  曾瀞漪:最新一波对抗疫情,更多的是欧美国家,东亚区似乎已经逐渐度过。以中国为主的这些东亚经济体,他们的抗疫表现怎么样?又是如何度过新冠疫情的?

  邢自强:我觉得东亚在这方面有两点经验,一个是抗疫的合理步骤,第二是果断程度。抗疫这道题有三步要走。第一,控制是疫情本身的蔓延,第二步是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,第三步是再去拉动或者刺激需求。这个答题的顺序要遵守,不能越过前两道直接跳到最后一道去刺激需求。如果大家发现疫情没有控制着,我当然不愿意去消费。这时去降息和刺激经济,当然就隔山打牛,发挥不起效用。所以我觉得东亚的几个经济体,从中国到韩国,其实他们上半场已经交出了答卷,疫情基本上稳住了,目前要考虑怎么恢复生产生活,下一步要去刺激需求。相反欧美现在属于初始阶段,疫情在迅速爆发,扩展的状态,这个时候哪怕采取刺激的政策,也是隔山打牛。第二点就是控制疫情本身的公共卫生政策是否果断、高效,即早期高度警觉,看成是重中自重,不能大意。韩国和中国都迅速实施了比较超常规的隔离措施,韩国还迅速开展了大规模检测,精准地检测可能受感染的群体,这些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,控制住局面。但是欧美可能初期忽略了病毒的传染性,现在如梦初醒。如果早期就开始隔离的话,现在更容易扭转局面。这是处理上的两点不同。

  曾瀞漪:为了对抗疫情,这个星期开始,以美联储为主,施力货币政策,接下来就是G7电话会议说他们会合力对抗疫情,有更多的措施出来等等。你觉得G7国家他们在对抗疫情方面,采取的经济措施是否已经产生效用呢?

  邢自强:我认为这是好的开始,但还远远不够。在这场疫情之前,美国经济已经长期累积了一定的系统脆弱性,所以疫情的蔓延才能成为引发金融海啸“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”。譬如,在此之前,美国的牛市已经经历了10年超长待机,积累了很多金属疲劳,美国多数企业的利润过去两年已经进入了一个衰退期。再比如说贸易战,双方关税对跨国企业利润率形成压制,还有就是经济晚周期被不断强行续命,2018年四季度本来那个时候经济和市场有掉头向下调整的迹象,但是经历了联储的QE之后,续了命。很多因素把强弩之末的晚周期进一步延长了,积累了超长待机后的疲劳性,现在加上疫情蔓延的不确定性,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最后雪上加霜的是,把今天应对疫情引发经济衰退的风险,跟08年大家应对金融危机比较起来,现在的缺点在于全球经济政策群龙无首,缺乏协调。

  所以现在美联储降息和量化宽松,有的国家在跟上,G7集团公布要携手宽松,这是好的开始,国际要加强协调。但政策始终要三步走,打组合拳:公共卫生去压制病毒、财政政策去救企业和货币政策去避免流动性危机,缺一不可。所以大家还在观察欧美这三者是否能齐头并进。

  曾瀞漪:央行货币政策不断宽松,利率不断在降低,美国几近零利率。会不会使得所谓金融危机再出现,甚至再次出现经济大萧条?大家有此担心,所以股市一直下跌。

  邢自强:全球经济衰退,已经在所难免,这个不需要经济学家分析,因为现在全世界尤其是欧美各国,封锁边境,禁止旅行,集市停摆,取消社交。这种情况,等于是超过全球GDP一半以上的区域,目前都在按下了暂停键,当然会造成经济衰退。而且这个衰退有两个特点,第一是全面而深度的,第二就是像地震引力波一样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依次展开。我们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只有0.9%,远远低于2.5%即IMF定义的经济衰退荣枯线%的增长等于是一个比较深度的衰退。第二他像地震引力波一样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疫情一开始东亚蔓延,当东亚的疫情好不容易进入了下半场开始要恢复经济的时候,欧美又按下了暂停键。而与此同时,疫情对美国的经济冲击才开始,第二季度GDP可能会进入深度萎缩4%。而欧洲可能会更严重,全年的GDP会收缩5%。这就像地震引力波一样,依次蔓延起来,全球经济衰退难以避免。

  邢自强:从刚刚讲的经济抗疫三部曲来看,中国这套组合拳打的顺序还是比较合理的。第一重中之重把疫情的传播控制住,尽管代价是二月份经济或生产停摆,但是在全球疫情中是第一个受控的,目前需要防范输入性的疫情,同时复工复产的阶段。接下来,到了本月底或四月份,进一步复工复产正常化了,就要拉动需求。

  从政策空间上来讲,纵向比较,中国的政策空间也比2008年要收窄了,毕竟现在的宏观杠杆率高多了,但是横向向比,回旋余地又比其他国家强,因为第一现在全球都已进入零利率,中国还是唯一一个有正常货币工具的国家。第二从财政角度来讲,中国还是有余力进一步增加赤字,因为人民币主权资产比如说国债的收益率就有吸引力,大家都零利率了,而这边还是百分之2多一些。在这个情况之下,中国可以适度的增加“疫情”财政赤字,比如增加相当于GDP两个百分点,两万亿的特别财政赤字,去发行特别国债,为这个财政赤字去融资。这个两万亿干什么﹖就牵涉到你刚才提到的疫情冲击的特殊性,第一,它一开始是供给冲击,大家开不了工。所以你一上来就刺激需求,隔山打牛作用不大。第二,它冲击最严重的是中小企业和个人,从这个角度来讲,我觉得比较有用的是发行两万亿的特别国债,中间一半可以用来作为退税,或者是发消费券这种形式,来让中小企业和个人现金流不致于断裂,也为下半年消费的复苏奠定基础;另外一半可能用于基础建设投资去托底,毕竟目前消费者行为模式还没有从疫情影响恢复,大家还不敢大力出去消费,可能短期容易拉动起来的就是基建,但是这次一定会吸取08年的一些经验教训,不会大水漫灌,也不会采取大规模的多至几十万亿的基建。

  曾瀞漪:中国投资是很重要的,投资是拉动经济很重要的一环。「投资未来」有哪一方面可以避免过去大水漫灌,同时真正对中国未来经济,甚至全球的发展潮流有帮助的?哪些是「投资未来」?

  邢自强:有两个层面可以投资,都跟「城市化2.0战略」有关。第一个就是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一个短版,是对公共卫生、医疗资源方面的投资不足。我们预计中国未来五个重点城市群,还会新增加2.2亿市民。如果要未来这2.2亿人要享受到像新加坡、韩国这样的人均医疗资源,例如床位等等,那么估算一下,还需要新建四万个传染病床位。所以我觉得,与其搞四万亿「铁公基」式的老基建,倒不如增加四万个传染病床位,设立40万个医学院的奖学金,给医疗体系的设备、人员、培训进行投资,这对于公共医疗卫生体系的投资有助于弥补到暴露出来的短板,让城市群越大,越健康、越安全

  第二,就跟城市化2.0里面的智慧城市,数字基建有关。韩国尽管人口稠密,但这次在控制疫情方面做得非常成功,除了一开始他就快速地大规模检测病毒之外,他能够精准地定位,并隔离潜在受影响的人。通过一些大数据、图像识别、消费金融讯息,能够绘画出每个病例流行的路径,这样来遏制病情的进一步传播。这实际上就是智慧城市运用的场景。现在大家总说新基建,实际上就是去年我们《城市化2.0蓝皮书》看好的智慧城市的数字基建,例如5G,云服务,大数据,A I,物联网。这一块我们预测中国未来10年的投资量达到13万亿人民币,这也是城市化2.0阶段重点,也是吸取了疫情教训后可能会加速的。

  曾瀞漪:听起来「投资未来」令人觉得非常有吸引力。中国的相关5G基建、这些未来的数字基建,其实硬件都可以做,而且可以发展得很好,重点是如何「好好地」把这些投资用起来。只要好好地用起来,对于中国未来的投资发展,经济肯定很快会起来。谢谢邢自强先生。

    狗万买球官方网站-四川省东圣酒业有限公司 联系
  狗万买球官方网站
网站地图